原題:長波台,中國自己建造
  楊肇林
  人民海軍初建,在西方帝國主義的嚴密封鎖和嚴重威脅下,蘇聯政府賣給中國魚雷快艇、潛艇、驅逐艦和導彈快艇,同意技術轉讓和仿製,還派來專家幫助中國,這的確是十分寶貴的援助。中國人民始終記得蘇聯人民的友誼。
  但是,事情起了變化。
  1958年4月18日,蘇聯國防部長馬利諾夫斯基致函中國國防部長彭德懷,提出由中、蘇兩國在中國華南地區合建一座大功率長波發信台和遠程收信台。
  人們知道,當艦艇,特別是潛艇遠離祖國基地,潛航在世界各處海洋深處,要保持同祖國聯繫,必須依靠無線電通訊。無線電短波、中波、長波,都無力穿透海水,把信息傳送給潛艇,只有超長波,才能使聯繫暢通無阻,實現遠距離作戰揩揮。長波台成了海軍的緊迫需要。但是,6月間,蘇聯政府送交中國政府一份由他們草擬的協議,公然提出,為了“蘇聯國防部的需要”,在中國境內,兩國共同建設長波電臺,所需費用,蘇方負擔70%,中方投資30%。建成後長波台的使用按“投資比例劃分”。而且,急切要求6月上旬便派蘇方人員前來勘察建臺地址。
  公然要中國為了蘇聯國防部的需要建設長波台,其緊迫程度,其無視中國主權,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問題,經過分析,認為蘇方如此緊迫的要求,可能是已經組成了能夠攜帶導彈的潛艇艦隊,將在印度洋,以及通往美國海岸的太平洋區域活動,很想在中國有利地區建立長波台,以便溝通與艦隊的聯繫。海軍把對蘇聯意圖的分析和草擬的談判的意見,向中央軍委報告,彭德懷轉報黨中央、毛澤東。
  毛澤東仔細審閱了所有材料,於6月7日在彭德懷所擬的談判稿中加寫了一段,對其中的一些話,特別加了著重點:“可以照所擬辦。錢一定由中國出,不能由蘇方出。使用共同。”明確指出由中國建設長波台,建成後可以共同使用。而且應當由兩國政府簽訂正式協定。毛澤東還寫道:“這是中國的意見,不是我個人的意見。”更明確指示:“如蘇方以高壓加人,則不要回答,拖一時期再說。或者中央談一下再答覆”。
  與此同時,6月28日,中方向蘇聯提出援助建造核潛艇技術的建議。
  7月21日,蘇聯駐中國大使尤金求見毛澤東。
  尤金是個哲學家,曾經幾次來中國幫助《毛澤東選集》的編譯工作,毛澤東和他有良好的個人交往。1953年,赫魯曉夫任命他擔任駐中國大使。
  尤金以赫魯曉夫的名義向毛澤東轉達了蘇聯方面的要求:共同建設和共同使用長波電臺;在中國建立潛艇基地;中蘇建立“共同艦隊”。尤金說:蘇聯的黑海容易“被敵入封鎖”,北方的海面“更不寬闊”,東面的海上“不能算安全”。支支吾吾,不吐露真實意圖。
  毛澤東震怒,隱忍不發。
  第二天,7月22日,毛澤東約見尤金,向他說:“關於海軍提出的核潛艇的請求可以撤銷……海軍司令部里有那麼些熱心人,就是蘇聯顧問,他們說蘇聯已經有了核潛艇,只要打個電報去,就可以給。”毛澤東尖銳地譏諷說:“海軍核潛艇是一門尖端科學,有秘密,中國人是毛手毛腳的,給了我們,可能發生問題。”
  毛澤東憤慨地說:“一切都合營,陸海空軍、工業、農業、文化、教育都合營,可不可以?或者把一萬多公里的海岸線都交給你們,我們只搞游擊隊。你們只搞了一點原子能,就要控制,就要租借權。此外,還有什麼理由?”“你們建議搞海軍‘合作社’。怎麼向全世界講話?怎麼向中國人民講話?……你們昨天把我氣得一宿沒有睡覺。”“搞海軍‘合作社’,就是斯大林活著的時候,我們也不乾。我在莫斯科和他吵過嘛!!”
  毛澤東嚴正要求尤金講清楚,尤金無言以對。毛澤東說:“你講不清楚,請赫魯曉夫同志來講。”
  尤金向莫斯科作了緊急報告,奉命再次求見毛澤東,又一次提出建立“共同艦隊”的要求,說是為了對付美國第七艦隊。
  於是,赫魯曉夫在7月31日秘密訪問中國。
  毛澤東仍然禮節性地到南苑機場迎接赫魯曉夫,然後各自乘車直駛中南海頤年堂,立即進行會談。
  互致問候,各自坐下後,毛澤東開門見山說:“尤金向我談了你們那麼個意思,但沒有說你們究竟出於什麼考慮。你自己來了,這很好。我們一起談談好。”
  赫魯曉夫打著手勢,以恩賜和索取報償的態度打他的如願算盤,要求在中國得到潛艇基地,共建長波電臺。他越講越興奮,越講越得意,一如他後來回憶錄中所說:“我們已經答應了毛的要求願意幫助他建造潛艇。我記得我們已經把設計圖紙交給了中國人,還派出專家幫助他們選擇建造潛艇的地點。因此,當我們提出要在他們領土上建立無線電臺的時候,我們滿以為中國人是會給予合作的。”
  當時,毛澤東打斷他的話,說道:“你講了很長時間,還沒說到正題。”
  赫魯曉夫十分尷尬。
  毛澤東直戳要害質,問道:“請你告訴我,什麼叫做‘共同艦隊’?”
  赫魯曉夫十分圓滑,支吾其詞,喋喋不休地重覆建立潛艇基地、長波電臺的必要性。
  毛澤東動怒了,憤然起身,指著赫魯曉夫說:“我問你,什麼叫‘聯合艦隊’!”
  赫魯曉夫仍然一味搪塞,說道:“我們不過是同你們共同商量商量……”
  毛澤東憤怒說:“什麼共同商量,我們還有沒有主權了?”
  陪同赫魯曉夫的費德林,是一個漢學專家,他用俄語提醒赫魯曉夫說:“毛澤東可真動火了。”
  赫魯曉夫仍然不死心,說道:“毛澤東同志,我們能不能達成某種協議,讓我們的潛艇在你們國家有個基地,以便加油、修理,短期停留?”
  毛澤東斷然說:“不行!我不想再聽到這件事。”
  毛澤東始終堅持中國獨力出資建設長波台,斷然拒絕赫魯曉夫建立潛艇基地和建立“共同艦隊”的要求。赫魯曉夫不得不收回他的建議和要求。
  1958年8月3日,中國、蘇聯政府正式簽訂關於中國大功率長波無線電發信台和遠距離無線電收信中心有關協定。協定由中國自建,蘇方提供技術援助,所需費用全部由中方負擔。建成後中、蘇雙方共同使用,使用方法,另行商訂。
  人們曾繪聲繪色地傳言,毛澤東如何嘲諷赫魯曉夫,搞“共同艦隊”?我們的海軍都交給你吧,我們上山去打游擊好了!毛澤東又如何憤慨地說:建長波電臺?蘇聯要七分使用權,中國只有三分,這比袁世凱的“二十一條”還厲害。毛澤東又如何義正辭嚴地向赫魯曉夫說,要在中國建基地,這是要租借權,是個政治問題。要講政治條件,連半個指頭都不行。等等。毛澤東是不是真的這樣說過這些話,無需詳加考證,但這些不脛而走的傳言,卻反映出毛澤東代表了中國人民的正氣和尊嚴。
  經過幾年的艱苦努力,中國郵電部、三機部、廣播事業局的專家和海軍合力攻關,在1965年10月建成了中國第一座大功率長波發信台和遠程收信台。不久,又建成第二座長波無線電臺。今天,中國的艦隊和潛艇,行駛在全球如何一處海洋,都可以通過無線電波,同祖國緊密相連。
  赫魯曉夫後來在回憶錄中如此寫道:
  我們剛開始生產內燃機潛艇和核動力潛艇的時候,我們的海軍就向我們提出建議,要求中國政府允許我們在中國建立一個無線電臺,以便我們能同在太平洋的蘇聯潛艇艦隊保持通訊聯絡……
  結果呢,中國人就是不合作。他們的反應既憤怒又激烈。當我們駐北京的大使尤金向中國領導人提出這個建議的時候,毛叫嚷了起來,說:“你怎麼敢提出這樣的建議,這種建議是對我們民族尊嚴和主權的侮辱!”尤金向中央委員會發來了一封嚇人的電報,描述了毛的憤怒的反應。
  我們領導班子討論了這件事,根據中央委員會主席團的指示,決定由我乘飛機到中國去一趟。由於我們是去討論軍事方面的事情,陪同我去的有馬利諾夫斯基,還有庫茲涅佐夫。這是一次秘密訪問,我們微服而行。我們要求中國同志接待我們,他們同意了……
  關於我們要求建立無線電臺的事,我向毛道歉說,我們根本沒有想到要侵犯中國的主權,干涉中國的內政,影響中國的經濟,或者傷害它的民族尊嚴。
  作為回答,毛提出了一個反建議:“給我們必要貸款,我們自己來建這個電臺。”
  “很好,”我說,“這是一個很好的解決辦法。我們會把圖紙、設備和技術顧問都給你們送來,還會給你們必要的貸款。”
  “行,”毛說:“我同意。”
  這個問題談了這麼多。另外還有一件事。我們的海軍希望在中國沿海港口能為我們的潛水艇加油,讓艇上人員上岸休假。當我向毛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他又斬釘截鐵地當場拒絕了。
  “毛同志,”我說,“我們簡直不能理解你。我們使用你們的港口,這對你我雙方都是有利的嘛。”
  “話不能這麼說。”他回答說,“我們正在建設自己的潛艇艦隊。如果蘇聯潛艇可以進出我國港口,那不成了侵犯我國主權了嗎?”
  “好吧。那麼也許你會同意一種互惠的安排:我們有權使用你們太平洋的港口,作為交換條件,你們可以在蘇聯北冰洋沿岸建立潛水艇基地,你看怎麼樣?”
  “不行,”毛說,“也不能同意。每個國家的武裝部隊只應駐扎在自己本國領土上,而不應駐扎到任何別的國家中去。”
  “那好,我們不堅持原來的建議了。我們就用自己現有的設施湊合好了,用我們自己在遠東的港口作為太平洋潛艇艦隊的基地。”
  對於毛的回答我不能反對得太強烈了。我們當時提出在中國建立潛艇基地這件事,也許做得急了點。他們顯然猜疑我們為將來的入侵活動取得立足點。
  赫魯曉夫在這裡沒有完全說實話。
  事實是1960年6月布加勒斯特會議後,蘇聯在7月10日突然照會中國,單方面決定撤走所有在華專家,帶走各種資料,停止供應協議規定的主要設備,使正在建設的長波台工程陷入困難境地。赫魯曉夫還隱瞞了毛澤東在“共同艦隊”問題上所作的強烈反應。  (原標題:赫魯曉夫提出在華建潛艇基地 毛澤東:不行!)
創作者介紹

純銀耳環

ht27hty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