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乾
  冬日已盡,天氣晴好,天空中又見游動的白雲,好像從來就沒有霾這個東西存在過似的。氣象臺幾次報有重度霧霾,但到了晌午,一般都變得很輕,與晴天沒有什麼差別了。人們終於有了出游的興緻。
  星期六,軍旅詩人程步濤陪夫人去明長城遺址公園,探尋梅花。梅大多含苞未綻,他拍了一株蒼然古樹,並賦小詩一首:“蒼蒼一古樹,孑然伴老牆。寒風過枝頭,竊竊話滄桑。”發到朋友圈,得了不少的“贊”。星期日那天妻子說,梅開不開沒關係,去看一下她待綻的形態也是好的。於是,我們頂著微微寒風前往。公園裡游人極少,或許都在等待梅花熱烈綻放的那一天吧。然而,靠近城牆的暖陽處,卻有幾株梅花迫不及待悄悄地開了。紅梅和豐後梅在枝頭的上端嫵媚地綻放,其間還有一株是綠萼梅,著一身綠衣站在那裡,在綻與不綻之間,帶著掩面含羞的嬌美情態,甚是誘人。這一株綠萼梅,是我們的老朋友,我們連續幾年前來探望她了。現在的她,雖沒有完全地綻放,也還是保持著往日那婀娜的風韻,嬌而不嗲,安泰若素。在前幾年的一個初春時節,我曾在《梅與明城牆遺址》一文里寫到過她的高貴與淡雅。
  見有盛開的梅,我們喜不自禁,從各個角落拍攝起來。此時,有一隻喜鵲落在近旁的一株古樹上,向我們喳喳叫個不停,不知是在祝賀我們的捷足先登呢,還是在護梅?像是在說,我還沒來得及報喜呢,你們倒先來搶我的飯碗了。我把這個感覺告訴內子時,她說,那該向人家說一聲對不起了。於是我們相視而笑,併為喜鵲拍了一張特寫鏡頭,作為留念。何況,這裡是屬於人家的地盤,留得此照,為之作證也是應該的。
  正在這時,一位老翁推著輪椅走進公園。輪椅上的老嫗,一頭白髮,一臉慈祥,一路吳儂軟語。她說:“喲,梅果然開了,但願這些天莫要有霾來打擾她們啦。她們剛從寒冬過來,身體還很弱呢,折騰不起咧。”老翁俯身,為她提提衣領,安慰著說:“沒事的沒事的,梅子是歲寒三友之一嘛,她風寒都不怕,還怕個霾不成?”老嫗說:“不一定呢,霾比風寒可惡得多耶。”接著她伸手,輕輕地撫摸起一株梅樹來,那情勢,好像怕摸疼了它似的。
  我們也默默祝福這些梅,遇霾無恙。同時也默默祝願,所有待放的春花,在霾天里都安然無事,葉茂花鮮。何況,總理髮出了號召:要向粗放的生產生活方式“宣戰”。這裡粗放二字,說得很是切合實際。是啊,上至國家下至每個家庭,都需要改變各自的生產和生活方式,要由粗放變細膩,不然霾賴著不走,繼續禍害山山水水和百姓健康,那樣的結果,不是我們所希望的。
  今年是馬年,正如網友祝福:馬到成功、一馬當先、萬馬奔騰一樣,相信我們會有好的年景,不僅僅只是莊稼。你看,梅子的花期依時而來。玉蘭、桃花、迎春們,也正在含苞待放,有著時不我待的勁頭。我相信,隨著春天的到來,一切不快之事,都會消解。何況,我們的國力和百姓的精神面貌都有大幅度提升,我們有迅速平復災殃的智慧與力量。
  然而,昨夜我還是失眠了,為MH370航班的失聯感到憂慮和不安。這幾天,在航空史上罕有的這一失聯事件,牽動了全世界的神經。“路邊社”消息也多了起來,雖然不能信以為真,但此次飛機失聯,疑點確乎不少,又都不圓其說。
  夜漸深,睡意仍無。披衣推開樓窗,極目遠眺,忽然有一股清新誘人的氣味,撲鼻而來,是屬於柳絲的。不錯,這是柳絲給我們發出的春天的信息。春風柔柔地吹拂了一夜,必有新草破土而出。是啊,一旦春天來臨,萬物複蘇是必然的事。這便是人們,生活在希望里的本來意義。
  今日清晨,打開收音機,失聯飛機仍無消息,讓人失望。只有窗臺上的那兩盒小蒼蘭,一夜之間都開了,滿屋香氣,縈縈繞繞。但願,這是一個好的兆頭。
  窗外空中沒有霧也沒有霾,空氣清新可人,麻雀們唧唧喳喳,飛來追去,顯得很開心的樣子。我也受其感染,匆匆出門,直奔青年湖公園。果然,僅一夜功夫,憑著春風暖暖的吹拂,先是柳絲發綠,繼而柳葉欲綻。春風該是自然界偉大的魔術師,這柳絲僅一夜之間,就像戲劇里的變臉似的,刷的一聲,就變了個模樣。而柳絲的倒影映在湖水裡,讓水面呈現出鵝黃色的細細波紋來。寒水一改冬日嚴峻的模樣,柔柔曼曼地流動著擴散著。是的,時光定然會抹去一些不愉快的記憶,一切都會按部就班地生動起來。人與自然,也都會以新的面目出現在大宇宙的舞臺上。如陸游所言:“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這個春天裡,究竟會有什麼新奇之事發生,不好預言,然而,一定會有的。  (原標題:春風一夜柳色新)
創作者介紹

純銀耳環

ht27hty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